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轮回乐园

第十七章:瞅一眼引发的血案

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13227 2020-11-22 02:09

  苏晓关闭提示,就目前来看,方才的一番操作很成功。

  如若仅有苏晓自己,或是凯撒一人,绝做不到眼下这点,两人合作后,将这不可能之事,变成了可能。

  很久之前,苏晓就发现虚空之树的判定,只要不涉及到违规或触及初始条例的事,虚空之树最多是警告,或是扣他的信誉度。

  只要没涉及到触犯初始条例,虚空之树就不会收回公证,再或是强行修改公证,就比如这次艾朵儿受到双霸主公证后,虚空之树并未收回一重公证,而是通过惩罚措施,达到平衡。

  问题是,在虚空之树的判定中是平衡了,收益的最终获取却是不平衡的,就比如,现在是苏晓获得收益,天启乐园承受公证信誉的削减。

  所谓「本世界公证信誉」,这涉及到很多,例如即将爆发世界争夺战,轮回乐园与天启乐园争夺树生世界,那么两个乐园在虚空之树的公证中,都有初始的公证信誉度。

  假设,轮回乐园在本世界的初始公证信誉是5,天启乐园也是5,一旦天启乐园的公证信誉低于3点,这次的世界争夺战就不用打了,虚空之树会判定天启乐园失去本世界的公证资格。

  没公证资格,契约者就传送不进来,自然就输了。

  不过在树生世界,乐园的公证信誉其实没什么用,这里不可能进行世界争夺战,因为这世界是「不可发展资源」。

  树生世界内有两成以上的区域被永久性封禁,例如苏晓去过的极北,那里的雾墙后,就是片被封禁的区域。

  里面是混乱……不?应该称那些为「混沌的深渊滋生物」?本世界受到深渊之力侵染的初期,所滋生出的「异常物」?它们不是强弱的问题?大多数都与物质世界不是一个‘频道’的。

  从资源的收益与支付来讲,公证树生世界是个赔本买卖?因此这里绝不会打响世界争夺战。

  方才出现的一系列提示,前半段艾朵儿没收到?她被关进了封境?后半段她收到了。

  “这是…什么。”

  艾朵儿看着眼前出现的提示,以及后续接连弹出的警告,她仿佛又重回变成违规者的日子,不对?当初就算是正式成为违规者时?也没出现这么多警告提示。

  “没事,习惯就好。”

  巴哈的说法有些敷衍,艾朵儿虽想继续追问,可懂得审时度势的她,不敢展现出丝毫放肆?心中气的要死,嘴上只能说:‘好得呢。’

  苏晓确定没问题后?将【天启】称号收回称号列表,他与凯撒方才所做之事看似复杂?实际上操作原理很简单,步骤如下:

  1.抓捕艾朵儿。

  2.凯撒仿造出生命温泉?这是某个更高阶世界的特有环境?碍于没有合适的环境?凯撒只能用大锅烧水,外加凭借他的‘三神器’之一【欺诈者头裹】,将那个大铁锅内经调制后的雪水,欺骗成生命温泉。

  3.以生命温泉的特性,仿刻出一个只能暂时存在的艾朵儿·帕帕。

  4.苏晓上场,以「天启」称号暂时夺取艾朵儿·帕帕的天启烙印,之后将艾朵儿·帕帕关进封境,请注意,艾朵儿·帕帕虽被暂时夺走烙印,外加被关进封镜,可她依然是虚空之树公证的特殊霸主单位,因为她还没死。

  5.苏晓将「天启」称号,临时转让给艾朵儿·帕帕的复刻体,一旦有了烙印,这复刻体在判定中,就是艾朵儿·帕帕本人,烙印是做不了假的。

  6.凯撒向虚空之树举报艾朵儿·帕帕的复刻体,这会导致一种情况,虚空之树会检核艾朵儿·帕帕的复刻体,最终检核到,艾朵儿·帕帕已不是特殊霸主单位,与之前的公证发生冲突,平衡机制启动,重新对艾朵儿·帕帕进行特殊霸主公证。

  7.苏晓与凯撒同时撤去一切手段,并在打开封镜,让真货艾朵儿·帕帕现身。

  8.一瞬间出现两个艾朵儿·帕帕,且其中一个陡然消失,烙印、霸主公证等,就像磁铁般,向刚出现的艾朵儿·帕帕吸附而来,这是理所当然的,这都是有她特性的东西,当然会聚集到她身上。

  这也导致一种情况,艾朵儿·帕帕有了双重霸主身份,在之前,苏晓接到虚空之树的公告,内容如下。

  「公告2:特殊霸主身份转让(当特殊霸主单位·艾朵儿·帕帕战胜敌人后,她可将现有的特殊霸主单位身份,转让给战败者)。」

  苏晓做眼下的这一切,就是因为公告2的内容,在艾朵儿击败敌人后,她可以将自身的特殊霸主身份,转让给敌人。

  这样一来,击杀那名有了特殊霸主单位身份的敌人,就能获得100点杀戮功勋。

  现在的艾朵儿是双重特殊霸主身份,她在转让给敌人一重霸主身份后,大概率还剩一重特殊霸主身份。

  这就特别有趣了,在苏晓击杀那被转让霸主身份的敌人,获得100点杀戮功勋后,艾朵儿依然还是特殊霸主,

  更重要的是,从击败敌人,到转让给对方特殊霸主身份,再到苏晓击杀敌人获得100点杀戮功勋,这些过程,都是虚空之树进行过公告的,是完全合理合规,每一名参战者都能享受到的基本权利。

  在这过程中,苏晓完全是按照虚空之树制定的杀戮竞技规则获取收益,至于「天启」称号的问题,这是天启乐园所构成加公证的称号,被公证的东西,为什么不能用?有问题去检核天启乐园,和他苏某人没关系?

  苏晓有时想不通一件事,为什么要成为违规者?那有什么好的?整天被撵的和赛级犬一样,跑的飞快。

  至于说挣脱乐园的束缚,重获自由,可能是情况不同,苏晓当初被伪装成保安的杀手同行几枪撂倒,要是没被轮回乐园征召,现在他的坟头草比海东的坟头都高,更别说进入各个世界内,拥有今天的实力。

  但现在为止,苏晓也没想过挣脱轮回乐园,因为这是庇护,哪怕他拼得那千万分之一的概率,真的挣脱了,紧接而来的,将是铺天盖地的施法者。

  以苏晓对奥术永恒星的了解,一旦自己失去轮回乐园的庇护,整个奥术永恒星中、上、顶尖梯队的施法者,包括至高之人在内,会一同来灭掉他,虚空霸主势力不是白叫的,那边只要稍有机会,就会动用全力,让苏晓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或许当自身实力达到某种极限,变强路上的景象到了尽头,苏晓才会考虑那些,现在的话,哪怕能脱离轮回乐园,他也不会脱离,在这里的变强速度,是任何地方都无法比拟的。

  想当初苏晓完全无法对抗的恶魔古堡·爱丽丝,眼下遇到的话,他连手指都不用动一下,一根血枪就能把对方钉死在地上。

  苏晓看向艾朵儿,这特殊霸主不能有事,对方简直是能下‘金蛋’,简称下蛋姬。

  首先是每天能捏出1万枚灵魂钱币,其次是,每天12点,她的位置会被公开,吸引来其他参战者。

  苏晓正愁找不到其他参战者,本世界内70%以上的参战者,见了他就跑,跑的比兔子都快。

  有了艾朵儿就不用担心这问题,到时会有参战者自行找来,那可都是杀戮功勋,如若对方是违规者,则是杀戮功勋+钻石荣誉勋章。

  苏晓上下打量艾朵儿,以他的眼光看,对方的生存力不太行,一脚就能踹成血雾,万一他这边正在杀来袭的参战者,那边的艾朵儿突然暴毙,不仅每天10000的灵魂钱币没了,后续的杀戮功勋也没找落,血亏。

  苏晓对巴哈做了个眼色,意思是此乃重点保护对象,榨干之前不能死,巴哈心领神会用鹰爪做出OK爪势。

  咔咔咔~

  晶体座椅构成,苏晓坐在上面,他最近在练习青钢影能量晶体化的操控力,可惜,进展不大,如果这次能活着回去,他准备去「龙学院」一趟,那边是以结晶、晶体操控等闻名。

  “大佬,你有什么事吗,你一直看我,我挺不好意思的。”

  艾朵儿显得很不自然,她怕遇到色|坯,既要从她这拿灵魂钱币,还要把她按地上摩擦,那她会选择宁死不从。

  苏晓没理会艾朵儿,他以烙印开启组队权限,组建「破晓队」。

  【破晓队】

  成员数量:1/5。

  小队阶位:SSS(共享猎杀者所拥有单人冒险团等级)。

  小队技能上限:2/4(小队技能可通过团队技能共享得来,或是插入队伍技能卡,此类技能卡极其稀缺,且为固定等级、固定加成,无法进行提升)。

  小队技能1:光辉团队(被动,X),所有团员生命值+9700点,法力值+4200点。

  小队技能2:活力苏醒(被动,Lv.24),当有小队成员生命值滑落至10%以下时,此能力将激活,在后续的3秒内恢复1550点生命值+26%最大生命值(此技能的冷却时间为19小时,小队成员间的冷却时间单独计算)。

  ……

  弄好小队后,坐在晶体座椅上的苏晓点燃一支烟,吐出口烟气,对艾朵儿说道:

  “你太弱了。”

  “额~,这个我知道,但别说这么直白,挺打击人的。”

  “你死,我的损失很大。”

  “我……你!”

  艾朵儿敢怒不敢言,无论被生擒,还是被当成工具人,她都没怀疑人生,可在听闻苏晓的这句话后,她有点怀疑人生了。

  “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!”

  艾朵儿握紧拳头,正在此时,她接到提示。

  【提示:轮回乐园·猎杀者·霸主级单位·库库林·白夜邀请你加入「破晓队」。】

  看到这提示,艾朵儿犹豫了下,选择加入,马上,一股奇异的能量加持在她身上,她的生命力提升了一大截,在看到两种小队技能后,她的安全感激增。

  艾朵儿完全忘记了她刚说出的‘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’,她毅然决然的选择加入破晓队,真香。

  苏晓从里侧关上封殿的金属巨门,把一个直径半米大小的锁盘吸附到上面,待锁盘自行展开,他将一根玻璃管放入其中。

  咔哒~

  锁盘闭合,苏晓又布设了些灵影线,将其连接在锁盘周边的一个个触发钩上,只要有人从外面推这金属门,咚~

  这是苏晓特制的液态阿波罗,威力与爆炸范围差了些,好处是一旦被触发,立即激活,简单比喻的话,它的启动方式不是精神力激活,更接近于触压。

  布置好这些,苏晓拿出【古老神像】,刚要启动,虚空之树的公告出现。

  【公告(虚空之树):本世界已开启4个自然日,按照历届树生世界开启规则,本世界内的世界商店将在10分钟后开启。】

  【所在位置:亚达古都(西方向·藤族居地·环树城)。】

  【任何参战者,均可通过杀戮功勋在世界商店内购买物品。】

  ……

  看到这些提示,苏晓心中若有所思,毋庸置疑的一点是,世界商店的物品,含金量必定奇高,这是杀戮功勋的价值所导致。

  是在世界商店内大肆挥霍,还是留到最后,通过排行榜的结算,获得排行榜所对应名次的奖励,全看参战者的个人决策,如果两边摇摆不定,雨露均沾,最后定是收获甚微。

  苏晓现在虽有了下蛋姬,但他的杀戮功勋获取量,其实达不到很离谱的程度,更何况这次的对手是神父,那老家伙很有手段。

  苏晓激活古老神像,浓雾逐渐向周边笼罩,当周边的雾气散去时,苏晓一行人已位于古都的初始之树下。

  附近没伍德与罪亚斯留下的记号,那两人应该还在返回的路上,有传送道具的感觉,的确是太好了。

  苏晓已知晓【天赋唤醒装置】位于极南的大遗迹,有了目标,心中自然踏实下来,外加通过女王她姐姐,还了解到大遗迹的其他情报,那里的情况格外复杂,木精灵、树精等都不是好惹的。

  现在不用着急赶往【天赋唤醒装置】的所在地,与之相反,苏晓反而希望仙姬能像追踪断魂影之石那样,去追踪【天赋唤醒装置】,有对方趟雷,事情就好办太多。

  之前仙姬队既帮苏晓引开冰奴隶群,又帮他测试各类猛毒,最后还‘给了’苏晓71点杀戮功勋,这是多么无私的‘奉献精神’,像仙姬这么好的人,不多见了。

  如果说极北是古老的寂寥之地,那极南就是古老的火药桶,苏晓很期盼有人去主动捅爆一个,他好观察下对方能被炸多远,从而判断那‘火药桶’的威力。

  苏晓向古都西侧走去,古都的面积不小,行进了三个多小时,才抵达藤族的栖息地。

  这是处被巨树环绕的区域,除去一处宽度在10米左右入口外,周边的环形树木很密集,达到树干挤树干的程度,密不透风。

  这些百米高树木组成的环形树墙内,面积和一般中小城市相近,这里修建着风格迥异的岩石建筑,有些岩石建筑为岩红色,有些石青,更有些隐约透出金色。

  一名名藤族走在建筑间的街道上,它们的身高在2米出头,大多都在工作,生活的很充实。

  藤族是很佛系的族群,外加历次虚空之树开启,它们都能看到参战者,久而久之就习惯。

  击杀它们不仅没奖励,它们还会倾巢而出,将藤族当成中立单位是最好的选择,如此一来,还可以到它们的「环树城」休息、补给等。

  苏晓从树墙的入口,走进「环树城」内,提示出现。

  【提示:你已进入无保障性安全区域(在此地战斗,将会与藤族成为敌对关系)。】

  苏晓走在街道上,如果与敌人在「环树城」偶遇,他不会当街出手,与藤族成为死敌没好处,击杀藤族后无收益,用烈阳之怒·阿波罗炸它们很浪费。

  这里虽有安全区的称呼,但在苏晓看来,只要在人少的地方出手就没问题,他的确不像得罪藤族,但藤族也得掂量下,得罪苏晓是什么结果,苏晓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进入任务世界后,要处处小心的探索者。

  世界商店位于城内的中部,顺着提示中所给出的方向,苏晓没走出多远,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。

  “你们回来的挺快嘛。”

  咕噜开口,说话间还打了个哈气。

  “……”

  苏晓不会透露古老神像的存在,见他没说话,咕噜向街角走去,她背对苏晓,懒洋洋的摆手说道:“回去开女王箱,别羡慕我。”

  咕噜说话间,又打了个哈气,不知为什么,她之前从女王寝殿离开后,一直都很困。

  苏晓示意布布汪跟上咕噜,布布汪融入环境,迈着一跳一跳的二货步伐跟上,温度回升,布布有点欢乐起来了。

  苏晓在附近找了间无人居住的民宅,巴哈撬锁、开门,这种事,苏晓队以前没少干。

  确定这民宅已有段时间没人居住,苏晓坐上木椅,取出终端,接收布布汪那边传回的画面,几秒后,咕噜出现在屏幕内,她位于一件旅馆的房间内,房间不大,但格外精致。

  苏晓之所以监视咕噜,是为了看看咕噜在击杀圣诗后,到底会承担什么结果,以免圣诗诈尸,届时就要想法让对方死透,唯有彻底死透的敌人,才是好敌人。

  方才苏晓感知对方,没察觉到什么不对,但他依然警惕,和圣诗的仇怨已经建立,如若对方还有一息尚存,是绝不能放过的。

  影像画面的对面,旅馆房间内。

  咕噜坐在桌前,身前的桌上摆着女王留下的金属箱,对这8100枚灵魂钱币买下的战利品,咕噜很重视,虽说当时的竞拍,让她隐隐感到不对,可那时都刚进入这世界没多久,其他三人拿不出9000枚以上的灵魂钱币很正常。

  咕噜按下金属箱的上锁扣,她深吸了口气,一下掀开箱盖,看向箱内的物品。

  “╰( ̄▽ ̄)╭”

  几秒后,咕噜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。

  她从箱内拿出一大沓纸张,心中疯狂默念,这是珍贵的知识类记载,可当她查看第一张纸张时,她握起小拳拳。

  这纸张上,画着一名猪头人身的异生物,它身穿屠宰服,画作下面标注了名字,「屠夫·巨罗」。

  咕噜承认,这幅画画的很好,但这有什么用?

  她继续翻看,第二纸张上的画风晦暗,灰色背影中,有一道黑色身影站在镜子前,镜子中投影出的他,是由很多脸孔拼合在一起,这黑色身影看起来很痛苦,他仿佛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,画作下面标注的名字为:「无面人·佩特·佩伯」。

  咕噜继续下翻,第三张纸上是空白,她有向下翻了好几张后,又找到张有画像的纸张。

  画上是名偏瘦的女人,她穿着松垮的衣袍,还戴着兜帽,她身后的背景,是扭曲与混沌的黑暗线条,画作下面标注的名字为:「厄运之女·萨沙·艾莉亚」。

  咕噜继续向下看,很快又找到张有画的纸张。

  这上面是名魁梧且邋遢的男人,他坐在黄金铸成的王座上,王座已被重度腐蚀,看起来既发黑又坑坑洼洼,在这王座的扶手处劈着把处刑斧,这男人的右脚下,踩着十二个杂乱交叠的王冠,画作下面标注的名字为:「传光人·安德森」。

  咕噜又找到后面两张有画作的纸张,可除了画的好之外,她没其他发现。

  女王的爱好是作画?然后把最好的几张悉心保存?想到这些,咕噜只感觉脑中眩晕,她花了8100枚灵魂钱币,买了六幅画A4纸大小的画。

  这巨大的打击,让咕噜蔫了下来,以她的承受力,片刻后就强行忽略这件事,并将六幅画收入储存空间内。

  融入环境中的布布汪见到这一幕,有些失望,它原本准备偷这些画,这些画着黑暗住民的纸张,可能很有价值,其价值很难发现,除非去过黑暗之域的黎明镇。

  六幅画,第一幅是猪兄,第二幅是模仿男,第三幅是女王她姐姐,第四幅是安德森,第五幅、第六幅暂不知是谁。

  咕噜困到迷糊,布设好警戒装置,她倒在床|上睡去。

  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  一道女声传入咕噜耳中,她的双目陡然睁开,从床|上起身,警惕的环视周边。

  “谁!”

  听闻咕噜的这声低喝,布布汪着实一惊,它怀疑咕噜察觉到它的。

  “不用躲了,我已经听到你的声音。”

  “?”

  布布汪很迷惑,它也没出声啊。

  “虽然我们是同性别,但在我睡觉时窥探我,你可真该死。”

  听到这话,布布汪转身抬腿看了眼,很好,说的不是它。

  咕噜感知与寻找半天,半个多小时后,她坐回到床|上,目露狐疑的挠头,嘟哝道:“难道听错了?不会啊,明明有人说话。“

  咕噜困的不行,她感觉,自己再坚持一会,都可能正在走路突然睡着,她加强警戒的布设后,闭目睡去。

  “想睡?不行哦,醒来。”

  又是方才那女声出现在咕噜耳中,她的双目骤然睁开,这次她没起身,作为八阶契约者,方才那次,她就感觉听到的声音不是来自外界,更像是来自她自己耳中,所以她才没换地方休息。

  咕噜闭眼,强行自己睡去,一阵下坠感后,咕噜感到自己噗通一声落入水中,她刚落水,一只手就抓上她的脚裸,低头看去,透明的水液下方,是身穿金白色长裙的圣诗。

  “我说过,你会后悔的,小哥特裙。”

  圣诗宛如邻家大姐姐般温和的笑着,咕噜大惊失色,她此时都不知道自己在哪。

  咕噜挺身向下,一拳打向圣诗的脸,圣诗没躲避。

  打出这拳,咕噜感觉到自己手上像是包了棉花般,绵软无力,她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,却依然感到绵软无力。

  这感觉太像在睡梦中跟人打架了,明明气的要死,但无论怎么用气,打出去的拳头都绵软无力。

  啪!

  一声脆响在水中传开,是圣诗抽了咕噜个耳光,按理说,如果真的在水中,声音不应该这么清脆才对。

  “咕噜噜~”

  咕噜口中吐出气泡,她的内心咆哮着:‘气死老娘了。’

  咕噜快气炸了,她打圣诗绵软无力,对方打她,那叫一个疼。

  “我等你下次来,小哥特裙。”

  言罢,圣诗沉入水底,咕噜向水面冲去。

  旅馆房间内。

  “呼!”

  咕噜突然从床|上坐起身,大口干咳,清水从她口鼻间喷出,这些水接触到空气后快速蒸发、消散。

  “呼!呼!呼~!”

  咕噜大口喘气,她知道这次惹上大麻烦,她选择不睡觉,会困到神志模糊,睡觉则会溺死,这不是选择题,而是送死题。

  眼下别说杀死敌人,她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,在她的梦境中?或是在她的意识空间内?

  想到这点,快要气炸的咕噜,狠抽自己一耳光。

  “碧池,疼不疼!”

  咕噜抽完这耳光就后悔了,她不知道圣诗疼不疼,她可是相当之疼,右耳都嗡嗡耳鸣。

  一旁,目睹这一幕的布布汪惊呆,而在另一边的民宅内,苏晓、巴哈、凯撒、艾朵儿正在一同看屏幕上画面。

  “老大,咕噜病的不清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苏晓没说话,相比这件事,他其实更不理解咕噜为何总喊他爸爸。

  “老大,现在看来,杀圣诗的代价挺严重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苏晓向民宅外走去,了解击杀圣诗的大概情况后,他准备去世界商店那边看看。

  抵达环树城的中心区域后,苏晓很快找到世界商店的所在处,这是条两米多宽的小巷,他停步在一扇厚实的铁门前,推开门后,走进一间无窗的房间内。

  此地约有50平米大小,里面空无一物,只有在最里侧的墙壁上,半没着台类似自动售货机的机器,这就是世界商店。

  世界商店前有四名参战者,其中三人手中的武器,或是架在中间那男人的脖颈上,或是抵在对方头上。

  “你们快些。”

  苏晓关上身后的大铁门,站在门旁的墙壁前。

  几分钟后,那四人兑换完物品,苏晓作为猎杀者,早已感知到,这四人中有三人是违规者。

  本世界的违规者,99%都和灰绅士有关,也就是说,每杀一人,灰绅士阵营的战力就被削弱一分。

  不过在此地直接动手,有点太打藤族的脸了,一路上,藤族都很友好,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在此地动手,最好有理由,外加出手后,四个全宰了,不留活口。

  向外走的四人中,一名身高足有2米1,满脸伤疤与横肉,面相凶狠的壮汉,侧头向苏晓看来。四目相对,苏晓问到:“你为什么看我。”

  “啊?”

  疤脸壮汉一愣,没理解苏晓的意思。

  “你在看我,你在记我的模样,你知道我是谁,你是灰绅士手下的人,你要通风报信,让灰绅士派人来围杀我,所以,你要杀我,我和你只是初次见面,你却要杀我,违规者,真危险。”

  “?”

  “??”

  “???”

  三名违规者你看我,我看你,都蒙圈了,尤其是其中的疤脸壮汉,脑瓜子嗡嗡的。

  铮~

  苏晓拔出腰间的长刀,慢步来到大铁门前,挡住出路,毫不掩饰得杀意与血气一同蔓延。

  被三名违规者挟持的那名参战者,原本认为这是逃脱的机会,可他此刻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,他不是人质,而是击杀目标之一,他语气坚定的低声说道:“我们四个合作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三名违规者当即同意,四人站在同一战线,命运这东西的确很奇妙。

  见到此情此景,苏晓低垂着眼帘说道:“哦?原来你们四个早就密谋好了埋伏我。”

  “我TM!”

  疤脸壮汉差点急火攻心,他真是啥都没干啊,就是瞅了苏晓一眼。

  灭法公式:目光注视=有可能的恶意=威胁到安全=想杀我=敌人=给我死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